照片整修技术家学渊源

摄影技术,是舶来品。早年间摄影专门为豪门贵族服务,对照片的要求精且高。照片整修技艺,是为弥补人物脸部的一些缺陷和增添美感而派生出照片上作画的一门艺术。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陈秀彬的父亲陈球在温州明星、美术、南洋、露天照相馆、五马图片社从事照片整修工作,因技术到位被顾客青睐,去哪儿上班,哪儿的照相馆生意就火爆,拥有了一批忠实的客户。

“当年一名摄影馆的学徒有可能十余年才能出师;不像现今,拿起相机与手机,人人都能当摄影师。”陈秀彬说,早年照相馆摄影师,不仅要会拍照,还要会冲洗照片,修片、上色也是必备的技能。

“父亲十七八岁开始在温州明星照相馆当学徒,之后当师傅,然后又去过美术、南洋、露天等照相馆坐馆,可说是在照相馆里待了一辈子。父亲喜静,所以对照片修复能潜心钻研。”在陈秀彬的记忆中,父亲有一个视如珍宝的工具箱,里面有毛笔、棉花、水彩、墨、刮刀、瓷砖、底片、镇纸、整修台。“记得小时候家里挂满了客户修修补补的照片,一张张斑驳、发黄的旧底片与照片,通过这几样简单的工具在父亲的巧手下又鲜活了起来。”

陈秀彬告诉记者,修复照片一般是根据大小与难度收费,从几块到几十块不等。在没电脑与PS软件的年代,修复严重破损和在照片上额外增加人数都是非常有挑战性的活,需要整修技师从相片修复到翻拍,再修正底片,然后冲印照片,反复多次,对整修技师的修、涂、刮、点整修基本功底有很高的要求。

“父亲凭借这项技术参加过全省的技能比赛,还成了刚改革开放时的万元户。”如今聊起这事儿,还让她骄傲不已。

“美颜”相片全靠技师画出来

作为家里的小女儿,陈秀彬从小跟在父亲身边,耳濡目染之下也对摄影与图片整修技术产生极大兴趣,并跟着表姐邵春野学习到相片着色技术。

陈秀彬高中毕业后就在市区环城路上开了家环城照相馆,她的相片着色与修复技术正式派上了用场。因着父亲陈球的名气与人脉,照相馆的生意一直不错。

“以前没有电脑PS,漂亮照片可都是靠摄影老师精湛手艺一步步画出来的。”陈秀彬指着手里两张片说道:“左边这张人像照片看起来粗糙,甚至能看到上面的颗粒感,整体的光影也非常硬;再看右边这张经过修正的照片,光影效果就很柔和。”

“怎么分辨一个摄影师是新手还是老师傅?只要看他们冲洗出来的底片就知道了,”陈秀彬说,“底片上有沿着人像脸型纹路用铅笔涂涂改改的就是老摄影师,无涂改的就是刚入门的新手。他们不知道,很多相片都是后期手工画出来的。”

陈秀彬又指着一张年代久远的人像照片说:“现在看这张相片觉得很普通,当年可是很多人收藏的香港台湾传来的明星照。那时,温州改革开放不久,很多相片样式还是男性中山装,女性高领装,像这类露肩的人像几乎没有,这张相片也是经过她与父亲陈球一起整修过的。”

“你知道吗,江心屿烈士纪念馆里几乎所有的烈士图片都是我与父亲陈球修复的”陈秀彬骄傲地说,当时拿到这些烈士相片时,相片腐蚀程度非常严重,有些照片只留下三分之一的原型,有些照片从集体照中剪。帕愕慵咐迕椎耐废褚糯蟮12英寸,修整难度非常之大。

除了修复照片,陈秀彬还跟表姐学会了着色技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只有黑白照片,想要彩色照片只能靠后期上色,由此就派生出一门介于摄影与画画之间的技术——相片着色。

陈秀彬介绍说,相片着色这门手艺有很多技巧。一个好的相片着色师不但需要对色彩有通盘的把握,根据画像主人的意图涂上不同颜色,还要有丰富的想象力,并根据不同的季节,选定适合搭配的颜色。

陈秀彬回忆说,几十年前在家中显眼处摆上一张着色照片,是件很时髦的事情,间接表明这家的家境还不错。而使用手工上色的黑白照片,能营造出特殊的画面效果,并能保存百余年时间。

非遗传承人的迷茫

“即使你的技术能让相片保存百年又有什么用?”诉说骄傲往事的同时,陈秀彬一直也在问自己一个问题,相片修复与着色技术有必要传承下去么?

随着彩色照相技术的出现和快速发展,手工上色技艺已日渐式微。早年间受众趋之若鹜的相片着色与修复,开始慢慢谈出人们的视野,陈秀彬的环城照相馆接到的业务,主要是拍摄艺术照或团体照,以及几乎算机械生产的身份证照。后来陈秀彬也把照相馆歇业,转去做其他事了。

时代在变,摄影技术在变,人们审美也在变,在此后的二十余年间,陈秀彬的相片着色与修复这两门技术成了她生活中消遣的东西,仅在亲朋好友请求下会为他们修复或着色下老相片。

正当这两项手艺慢慢消失在她的生活中,没想到一个偶然机会,陈秀彬在报刊上看到一则寻找非遗传承人的消息,又一下子把她拉回从前被人追捧的岁月中。陈秀彬询问父亲陈球要不要去文化局报名试试看,说不定还真能把这相片整修技术作为非遗传承保存下来。在得到父亲的认可后,陈秀彬在家翻阅资料填写表格,最后还真成了非遗传承人。

获得鹿城区非遗传承人资格,让陈秀彬重新燃起了对相片修整与着色的兴趣。她开始在家族中物色下一代传承人,可问了个遍,没有一个小辈感兴趣,得到的回答几乎都是:我拿手机就能PS,为什么还要学?陈秀彬不死心,通过网络发布消息找传承人,也是没有回应。她还试着找过温州为数不多的几家照相馆谈合作,得到的答案都是不合作,“这些已经太老套了”。

陈秀彬说,真是一头的冷水浇下来。∷淙幻靼紫嗥派薷匆驯恍录际跛蕴,但她觉得,作为一门手艺,就这么失传了非常可惜。因此她还想再坚持下试试,说不定会有更好的出路。

2022年是温州“东亚文化之都”活动元年,到时温州会有很多非遗项目会出现,所以陈秀彬准备在家重新修复翻新一批相片作品,再在朋友圈发布,让更多人知道温州还有这项非遗项目。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来源:掌上温州客户端

原标题:照片整修师的绝活:留住记忆——记非遗传承人陈秀彬

记者 小毛

编辑:诸葛之伊|责任编辑:叶双莲|监制:阮周琳
快猫app链接可以给我吗-猫咪app海外入口直接进入-快猫app短视频下载